【中国科学报】辅助生殖"试"来"孕"转
作者:中国科学报   来自:中国科学报  时间:2018-6-28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中国科学报》(2018年5月17日

    我国辅助生殖技术虽已进入而立之年,但公众和患者却仍对其存有很多误区,认为辅助生殖技术就是试管婴儿、试管婴儿有别于普通孩子等。有鉴于此,正视不孕不育问题、提升疾病意识、树立正确的治疗理念,成为辅助医学领域各界人士共同呼吁的话题。
  ■本报记者 李惠钰
  辅助生殖技术进入中国已有30年。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30年前,在技术和设备都极度落后的条件下,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产房呱呱坠地。30年后,中国辅助生殖技术已走在国际前列,成为世界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第一大国。
  从筚路蓝缕到站上高峰,中外辅助生殖技术差距的缩短,离不开我国几代科学家的不懈努力。作为生殖医学发展的亲历者,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乔杰日前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目前国际上能实施的所有辅助生殖技术在我国都可实施,我国还具有相对较好的管理以及技术的考评。
  据乔杰介绍,30年来,我国辅助生殖技术不断突破,配子输卵管内移植婴儿、赠胚试管婴儿、冻融胚胎试管婴儿、解冻卵试管婴儿等都相继诞生,卵母细胞冷冻、辅助孵化、囊胚培养、未成熟卵培养等技术也已成功应用。
  然而,我国辅助生殖技术虽已进入而立之年,但公众和患者却仍对其存有很多误区,认为辅助生殖技术就是试管婴儿、试管婴儿有别于普通孩子等。有鉴于此,正视不孕不育问题、提升疾病意识、树立正确的治疗理念,成为辅助医学领域各界人士共同呼吁的话题。
  试管婴儿并不神奇
  实际上,我国首例试管婴儿的诞生,足足比发达国家晚了10年。1978年,人类历史上的首例试管婴儿在英国出生,这是人类生命科学发展的里程碑。而此刻,中国改革开放的春风才刚刚吹动起来。
  “当时,条件非常艰苦,相关文献资料和设备极度稀缺,甚至连卵母细胞的获取都难如登天。”乔杰说。在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关键的技术难关后,1988年,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这也是我国现代医学技术上的一次重大突破。
  现如今,中国的试管婴儿人数已经多得惊人。“截至2008年,我国已经成功出生3万多名试管婴儿,2016年我国完成试管婴儿治疗周期超过70万,2017年超80万。”日前在默克中国辅助生殖知识媒体沟通会上,北京朝阳医院生殖中心主任李媛给出一组数据。
  试管婴儿听上去很复杂,但其实并不神奇。“试管婴儿实际上就是代替了输卵管的工作。”李媛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试管婴儿即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是通过药物促排卵后,再通过取卵器械从卵巢内取出数枚卵细胞,然后在实验室里将卵细胞与精子结合形成胚胎。在胚胎发育2~5天后移植到子宫腔内,使之在子宫腔内着床,继续生长发育。
  “培养的胚胎经过科学评级,从中挑选最优质的胚胎植入母体。”李媛补充道,对于有需要的患者,通过非整倍体的胚胎移植前遗传学检测和单基因疾病的胚胎移植前遗传学检测,还能在胚胎移植前对染色体疾病和单基因疾病进行筛查,淘汰掉存在父母遗传疾病信息和基因问题的胚胎,降低缺陷患儿的出生率。
  据估计,2010年,全球试管婴儿就已超过500万名,中国的第一批试管婴儿也踏入而立之年。李媛强调,“大量业内专家做了非常多关于试管婴儿技术安全性的研究,发现试管婴儿16岁之前,在先天畸形发生率、认知能力、性格、学习能力、身体发育等方面,都与正常孩子没有区别,证实了这项技术的安全性。”
  辅助生殖并非万能
  需要公众知晓的是,辅助生殖医学并不就等同于试管婴儿,试管婴儿只是辅助生殖技术其中一种。针对不孕不育患者,辅助生殖技术还包括卵细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即利用显微操作系统,将单个精子直接注射到卵母细胞胞浆内。受精并发育成胚胎后,则将胚胎移植到子宫腔内。
  “并不是说所有人都需要做试管婴儿,因为不孕症的原因很多,只有某些不孕症的患者才需要用到试管婴儿技术。”李媛表示,试管婴儿多适用于女方各种原因导致的配子运送障碍、排卵障碍、子宫内膜异位症、男方因素不孕、不明原因的不孕、免疫性不孕等。
  与此同时,乔杰称,广义的辅助生殖技术还包括在不孕症检查中实施的各种治疗,如输卵管复通手术、宫腹腔镜联合检查和治疗、促排卵治疗和生殖系统炎症的抗炎治疗等。
  在生育状况并不乐观的当下,辅助生殖技术确实给很多家庭带来了希望,但辅助生殖并非万能。由于身体老化进而导致生育能力衰退是不可逆的,因此,患者年龄与辅助生殖成功率有极大关系。
  “随着女性年龄的增加,辅助生殖治疗妊娠率和活产率显著降低,相较35岁以下患者,38~40岁患者的辅助生殖技术新鲜周期活产率下降50%,44岁以上患者仅达1%。”李媛说。
  另据北医三院生殖中心统计,在接受试管技术受孕者中,女性每次取卵的累计成功率25岁至35岁为60%,35岁至38岁约为40%,40岁以上的累计成功率仅为20%。
  为了提前保存生育能力,不少女性倾向于选择“冻卵”技术,但李媛告诉记者,“冻卵”技术目前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政府还没有对单身女性全面放开,女性把生育希望都寄托在这项技术上,将存在一定风险。
  “卵细胞是人体最大的细胞,里面含有很多水分。冷冻的过程中需要快速降温,如果形成冰晶就会损伤细胞的膜结构,从而影响将来的发育。另外,卵子里有防垂体结构,对于温度也特别敏感。”李媛说,“目前,全球科研人员都在研究卵子如何抗冻,因此,‘冻卵’技术还没有成熟到所有人都可以完全依赖它的地步。”
  乔杰也表示,虽然目前“冻卵”相关技术都在不断地成熟,安全性也变得更加可靠,但“冻存—解冻过程”对生殖细胞会有一定影响,因此她极力呼吁适龄女性尽量在黄金生育期孕育后代,只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选择该保存手段。
  孕育新生更需各方参与
  辅助生殖治疗是关系到个人幸福、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议题。在中国,不孕不育的患者及家庭往往羞于表达病情,苦于探寻有效治疗,会经历长期的精神折磨,从而出现心理问题。因此,帮助不孕不育的患者孕育新生命还需要社会各相关组织携手共进。
  此前,默克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携手,启动宝贝基金“家庭生育健康关爱计划”公益项目。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宝贝基金果纳芬援助项目办主任黄颖玥在援助过程中就见证了许多患者曲折的治疗过程:有人因为家庭的贫困放弃了自己的希望和梦想;有人因为缺乏正常的信息渠道,误信小广告,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为此,她强烈呼吁社会关注不孕不育,帮助患者找寻正确处理生育问题的相关方案。
  对于企业方来说,为提高患者辅助生殖成功率也在不断转变模式。“在药物里促排卵成功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是百分之百。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提供的产品有更好的成功率?因此,我们想到整合多年在药品、实验室技术和服务上的优势,为不孕不育患者提供全流程整体解决方案。”默克中国生物制药副总裁、生殖业务北亚及澳大利亚负责人高伦博说。
  而对于其他医疗机构,乔杰表示,当前,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准入制度包括了对医院资质的要求、相关仪器设备的配备及检查、人员的规范化培训等,这保证了整个行业的医务人员处于较高的水平,部分医院对疑难生殖疾病的诊治能力已经步入国际先进水平。
  据悉,截至目前,我国具有资质能够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的医疗机构已经超过450家,其中能够开展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医疗机构有350家,能够开展胚胎种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的医疗机构已超过40家,从事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的专业人员逾万人,全国医疗机构每年实施的辅助生殖技术超过70万例。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8/5/335334.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