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儿科住院总成长记
作者:健康报   来自:健康报  时间:2018-6-28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健康报》(2018年6月6日第08版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儿科 鲍文婷
  转眼间,八个月的住院总生活在充实忙碌中飞逝而去。遥想去年得知自己即将接任住院总医师工作时的惴惴不安,经历过这番洗礼的我,在这八个月里,成长收获了很多。
  记得在我研一刚入科的时候,感觉担任住院总医师的师姐特别厉害。她总是能沉着冷静地处理各种突发事件,游刃有余地进行各项操作,每天从早忙到第二天的早上,还要负责查房等各种事务。而我每天在儿科监护室值班时,提心吊胆地盯着每个患儿,总是期盼师姐带我巡视病人,总觉得她看过一遍后才踏实。
  三年后的今天,我站在了这个岗位上,顿时感觉压力山大。每当不知所措的时候,竭尽全力抢救病人,却仍然未能战胜死神的时候,深深的无力感吞噬着我的自信;当通过蛛丝马迹寻找到病因,成功抢救病人或是完美地完成操作时,那成就感又给我带来无可比拟的快乐。住院总的八个月,充实而精彩,我将终生难忘。
  八个月里忙碌并收获着
  住院总医师负责的事务繁多:全科80张床位调配管理、新病人收治、在院病人管理、抢救、特殊检查、产科抢救、外院新生儿转运、会诊……工作时间每天行走两万步是常态。24小时精神高度紧张,随时进入肾上腺素狂飙模式,几乎从未安静正点吃过午餐及晚餐。
  但收获也是显而易见的,共两百多次的气管插管、脐静脉置管、腰椎穿刺,20余次的胸腔穿刺,还有几次腹腔穿刺及骨穿,让我的临床操作技能有了很大的提高;每天各病房10余个新病人收治时督导医嘱,重病人的抢救,让自己的临床思维有了前所未有的锻炼;无数次的产科看台,让我将窒息复苏流程刻骨铭心。
  记得还在“实习二线”阶段,我遇到了两个DKA(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抢救的患儿。以往这样的病人一年遇不到一两个,而我在两周内就连续遇到了两个。
  患儿在入院时均出现了意识状态改变,血气分析PH均小于7.0.我立刻想起了当初在普儿病房当一线时遇到的那个DKA的患儿,有了成功救治那个孩子的经验,对遇到的这两个患儿,心中也有了些把握。我对照指南及抢救流程,成功地在48小时内灭酮,患儿均没有出现脑水肿症状,很快转危为安,开始缓慢调整血糖的过程。
  对于她们,小小年纪就得了糖尿病,将来漫长的人生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问题,但在我们人生相遇的这段时间,我竭尽所能帮助过她,也让我的幸福感满满。
  作为住院总的日常工作之一,在会诊时,也总能遇到“突发情况”。在一次患者突发急腹症的会诊中,我发现孩子出现了进行性血红蛋白下降。在上级医师的提示指导下,最终证实为溶血,并且头孢曲松引起的免疫性溶血的可能性很大。这个病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认识到严谨细致的查体及逻辑严密的临床思维,在诊疗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挫折中一步步地成长
  临床也不总是一帆风顺,产科看台就是我当二线时期的梦魇。
  在刚独立值班的时候,我虽然早就将新生儿窒息复苏的流程烂熟于心,但是面对弱小的新生儿,还有产房和手术室的产科上级领导,总是十分紧张,更担心遇到窒息的孩子,没能及时抢救,延误了孩子最宝贵的抢救时机。万分感谢在我刚独立值班的时候,各位三线老师不辞辛苦地陪伴我在产科看台,她们的存在,让我无比心安。
  随着自己在产科第一次气管插管成功,我逐渐有了信心。但是就算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仍有一个32周的双胎儿之一我没能救活。虽然他生下来时全身水肿严重,心率几乎无法检测到,我们尽了一切力量去抢救他,但他还是在我的手上离开了。那天,我难过了好久,回来后又仔细地看了一遍窒息复苏教程,仔细琢磨自己究竟有没有哪里可以再改进。
  还记得经历过一个猝死男孩的抢救。虽然我赶到抢救室的时候,患儿已经没有任何自主呼吸和自主心率,但急诊抢救室大夫和护士的训练有素还是让我倍感震撼。孩子入抢救室不到20分钟,气管插管,机械通气,骨髓腔穿刺,自动胸外按压装置,血气分析,扩容,纠酸,肾上腺素静点,除颤等抢救措施均已完成。床旁只有主管医生及责任护士等少数几个人有条不紊地在进行抢救治疗。
  我扪心自问,若我是这个孩子的首诊医生,我能否如此高效而有序地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完成所有的抢救措施,能像急诊科的大夫和护士一样,平静而问心无愧地说出“我们已经尽力了”。这时觉得自己经历的风浪还是不够多,仍然不够淡定,不能做到老师说的:任何时候不怕遇到重病人。
  最后的两周,我带领着我的继任者一同履行住院总医师的职责,不知是她“命不好”,还是我的“余威”仍在,我们这两周经历了双胎输血患儿抢救,超未成熟儿复苏、门诊死亡等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在这两周中,仅气管插管这一项操作就近十次。
  看着她最初紧张的样子,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成长。至少,再遇到任何事情,我已经变得不再慌乱,能够很快冷静下来专注于如何解决问题。

    原文链接: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18-06/06/content_217782.htm